鲁米

想念与祝福

小戴姑娘第一次感受到离别的悲伤,就是童年时期小鸭子的死亡。

她记得她每次出门的时候,小鸭子摇摇晃晃着急走过来的样子

她记得她把小鸭子捞在怀里帮它的爪子擦药的时,它轻微抖动的翅膀


小鸭子会固执地藏在她的鞋子里,试图想要阻止她出去

每时每刻,她走到哪里,身后都甩着小小的黄色尾巴。


她曾经想过抱着它一起睡觉,共同躺在软软的被子里,和它聊一聊她羞于言说的胡言乱语,说着说着快困了,伸手温柔戳一戳小鸭子肚皮柔软的短毛,手指传来热乎乎的温度。


有一次,无意中踩到小鸭子的爪子 她急得只能把她捞在怀里,小心翼翼地拿着棉签沾着温水,一遍又一遍轻轻的擦着伤口。小戴姑娘抿着嘴,手也有些抖。


那次之后,小鸭子就开始跟着她。走到哪跟到哪。


那是一段很幸福的日子。大概是被依赖的感觉。


所有的遗憾和温柔时光在小鸭子死去的那天,酝酿成巨大的悲伤情绪,压得小戴姑娘措手不及。


她当时唯一的反应就是啪嗒啪嗒掉眼泪,嘴角往下撇,非常委屈。


知道肖时钦要离开雷霆的时候,她也是这个样子。


她当然没有怨恨,没有愤怒,没有质疑。可她的委屈和难过,怎么也藏不住。


早上送别的时候,她披散着头发,眼角还有点红,清晨的阳光投映出一片光影斑驳,模模糊糊的,回忆里什么也看不清。 


肖时钦很久很久都会记得,那天的戴妍琦,咬着嘴唇有些皱眉,穿着队服,偏黄的头发乱糟糟的散着,最后使劲憋出的一个快哭的微笑,哽咽地说一声:“队长…”生生忍住了后半句,最后给了他一个拥抱。 肖时钦揉了揉她的头。  挥手离开。


坐在大巴里,肖时钦忍不住回头看,雷霆的队员穿着队服站在原地,向他挥手告别。人群里,戴妍琦似乎忍不住想要追过来,双手紧紧揪着衣袖,方学才走向前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
画面里,他们越来越远,慢慢变成一个个小小的圆点。


肖时钦回过头,靠在窗边,想着过去与未来,无可奈何地感叹了一声。


比赛还要继续,训练不能半途而废。


训练室里,戴妍琦戴着耳机,操纵着鸾辂音尘正在做着常规联系,鼠标和键盘的声音在训练室间接有序响起,哒哒哒,一下又一下,显得室内有些过分的安静。

雷霆的训练室相对嘉世、霸图这种豪门战队比较小,以前大家在训练室里,有人做着练习,大家彼此之间,总有轻言细语的交流,声音弥漫在训练室里。空气里都是生活的味道。


不像现在,沉默,安静。好像时间都停止了。


戴妍琦操避鼠标躲避过冲击过来的乱石,上跳,闪避,攻击,操纵法杖攻击身边游走的甲虫。平台的前方已没有路,有的是悬浮在空中移动着的无规则的石板。角色飞身跳出,落在了漂浮而过的石板上。


第二块、第三块、第四块…    

除了跳跃之外,还有障碍闪避。很快,鸾辂音尘的节奏有些混乱,元素法师没有躲过飞过来的石块。被击中, 跌下,练习结束。


戴妍琦愣了一下,点开训练成绩,啧,惨不忍睹。


“咚”的一声响,把刚进来路过训练室的方学才下了一跳,因为肖时钦的离开,他刚准备去经理办公室聊了一下未来雷霆的发展方向,以及当下的战队安排,正巧路过训练室,准备进来看两眼,没想到听见这么大一声响。


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了? 什么东西摔了吗? ”方学才逮着离门口最近鲁奕宁问道。

刚戴上耳机准备练习的鲁奕宁,一手抓着耳机,一手抓过放学才,鬼鬼祟祟地说道:“刚小戴练习成绩太差,把脸摔在桌子上估计想趴一会,没收住劲,把脑袋磕了。” 说完还往里面努努嘴,接着说道:“小戴估计因为队长离开太伤心,才..”  

方学才沉默地点点头,拍了拍鲁奕宁的后脑勺,若有所思地走出去了。


那一整天,小戴同志的训练成绩都很糟糕。


那次失误之后,她越想越烦躁,心里一急,操作上失误就更多。然后一天结束后,小戴同志瞅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评估,她想死的心的有了。


训练结束后,大部分人都跑去吃饭了。小戴同志一个人蔫蔫的窝在椅子上,忍不住又想了肖时钦。


以前自己在训练营的时候,练习也常会出错,那时候,小戴同志只是营地里无数个小萝卜里的一个。在泥土里挣扎冒头,努力想要被选中。 


竞争意味着总有人离开,小戴同学很想要留下来。想要留下来,必须努力减少失误,需要更优秀。彼时小戴同志不过十五岁的年纪,小姑娘心理敏感,遇到失误老是会着急,焦虑。


小戴第一次遇见肖时钦,就是在那样的场景。

那是夏天的时候,训练营的其它小萝卜头结伴去买小零食,小戴同志没去休息,在训练营里敲着键盘噼噼啪啪,看着屏幕里的角色一次又一次地倒下。小姑娘咬咬嘴唇,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眼看着又准备再来一遍。


小戴姑娘感受到肩膀被人拍了拍,摘下耳机,回过头正好看见一个高高瘦瘦,戴着眼镜,穿着队服的人。


“呃..”小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眨巴眨巴眼,宕机一两秒之后,突然想起来,瞬间紧张起来,她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打了个招呼:“队,队长前辈..”


肖时钦一时间也没有反应出小姑娘这样叫她,他扶了扶眼镜,笑了一下,伸手指着电脑屏幕,说到:“我就是看你做着练习一直没通过,想给你讲一下。”


“啊,真的吗,噢,那谢谢前辈!!”小戴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不太好的成绩感到尴尬,只是单单为难得的机会小小的激动了一下。


然后那天下午,肖时钦就陪着小戴同学,耐心地给她讲了需要练习程序里需要注意的点,他就站在小戴的椅子旁边,弯下腰来,一边指着电脑屏幕,一边说的给她说着所有细节,到后来,还上手示范了几次。


小戴姑娘小小的个子缩在椅子上,后知后觉地听着,不知道为什么,心脏跳的有些快。


后来小戴同志通过自己的努力练习,通过了训练营的选拔,成为了雷霆战队的选手。

两年的时光也并没有能让小戴同志长高多少,还是小小的个子,扎着马尾,走路的样子有些活泼。


训练营就在俱乐部里面,肖时钦后来也常常过来指导这些小萝卜头,尤其是在选拔之后,留下的人基本上就是未来要出道的正式选手,肖时钦就常常过来给他们做指导练习。然后就这样一次次和小戴熟悉了起来。


他带着他们一起复盘,一起练习,一起分析其他战队的选手,空闲的时间,作为队长的肖时钦还需要时刻注意队员们的情绪,以及打磨战术。


雷霆不是一个豪门战队,它有它明显的劣势,队员们正是年轻的一批,经验上的缺乏与技术上的不足常常让肖时钦费尽心思。每一场比赛,他都会极其认真分析对手的情况,视频一次次地回放,一次次地讲解,掰碎了战术贴合到每个人的身上。


队员们不止一次感受到肖时钦的辛苦。 每次比赛的战术指导,每一次战后的复盘,队长都是这样拼尽全力。


可雷霆的战绩还是不尽如人意。


在所有的竞技运动里,努力本来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,比赛就会有输赢,而每个人都想赢。

努力,只是想赢的最普通的行为。

看着肖时钦的竭尽全力,所以对于后来肖时钦的离开。他们真的无法有所怨怪。

他们的队长,第四赛季出道的队长,即将23岁。

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,转瞬即逝。 

他们真的舍不得,队长的一直辛苦,在他职业生涯,没有得到一直追逐的荣誉。


即使嘉世当时成绩如此,也没有人会忽略它曾经的辉煌。 

所以,当嘉世向肖时钦抛出橄榄枝的时候,他们努力祝福他们的队长。


希望他未来心想事成,荣誉加身。


可离别的悲伤,往往难以隐藏。

尤其对于小戴同志而言。


肖时钦离开的那天,她的训练表现很糟糕;很多天晚上她躺在宿舍的床上,闷声不吭,眼泪全部浸在枕头上。 晃眼一看,湿答答地一片。


突然某个晚上,她做一个梦。梦里,有离开了很久的小鸭子。


小鸭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小小戴手掌里的,小小戴坐在地板上,嚎啕大哭。双手还是温柔地捧着小鸭子,一点也不敢用力,很害怕又把它弄疼了。


光影之中,似乎有另一只小鸭子,迈着摇摇晃晃地步子,蹒跚着向小小戴靠近,努力地想要再蜷在小小戴热呼呼的怀里,用自己一身的毛茸茸糊一糊她的手掌。


可小小戴似乎是感觉不到它,她只能看见手里已经离开的小鸭子。


幻影之中,小小戴的样子,小鸭子的样子,最后都凝固成肖时钦离开的背影。


其实小鸭子已经离开很多很多年了,梦境深处,原来还有这样的记忆。


看着小小戴鼻涕眼泪一起流的样子,她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
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,她好像一直忘记了离开的肖时钦也会难过的这件事情。


人一生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离开,无数次的离开里,或许总有让人无可奈何的理由。

每一次的分别里,我们都会想到,留下的人会有多痛苦,常常会忘记 离开的人的悲伤。选择离开的人也许也会很难过。


他们,也舍不得。


戴妍琦和肖时钦的关系,有点像小鸭子和小小戴的关系。小鸭子因为被照顾,无比依赖小小戴,所以不管小小戴去哪里,它都会想要陪伴她。也许在最后离开的时候,它和梦里一样想要努力再蹭一蹭小小戴,如果可以的话,它也许也不想离开。而悲伤的小小戴,失去了一直依赖自己的朋友,孤孤单单的背影,就像是离开的肖时钦。

梦境戛然而止。


戴妍琦醒来发现,眼睛有点疼疼的,脸上黏糊糊的。大概又哭了。她拧开台灯,拿出纸巾擦了擦脸,顺便痛快地揩了一把鼻涕。

 

她拿出手机,手指飞快地打出文字,点击发送后。又心安理得地躲进了被子里。



第二天吃早饭的时间,肖时钦无意中拿起手机发现自己有一条未读短信,五点一刻


发件人:戴妍琦。